关于我

周江叶蓝真爱/方王双花韩张不拆/不接受安利
aph淡圈/耀菊/米英/露普
HP哈德/GGSS/ADGG
魔道/一拳/龙女仆圈地自萌
不定时更新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没有文笔没有逻辑,写文纯属自娱自乐
现沉迷全职,坚定的皮吹蓝吹王吹
也爱吹温宁
话痨

 
 

【周江】死神

①人类周×死神江(人类周×人类江)
②最近翻收藏的时候看到的梗,莫名喜欢。
③极度ooc,渣渣渣请注意。


他是个死神,收割性命的那种。
他上任三年,兢兢业业,是当之无愧的死神界劳模典范。加上他性格温和,待人有礼。。。总之是一个很好的死神。

今天他负责一个叫周泽楷的帅哥。
死神还挺高兴的,毕竟谁不愿意工作的时候有帅哥看,何况他还是个忠实的颜狗。

周泽楷看到死神时,原本一片死灰的眼睛里重新明亮,要不是隔了一张桌子,感觉就要扑上去了。
死神觉得很奇怪,难道现在的帅哥喜欢我这种类型?
他长得不算出众,五官都很普通,组合在一起却很顺眼。但和周泽楷站在一起就有些黯然失色了。所以死神不认为自己长了张会让这个帅哥一见钟情的脸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小心翼翼地开口“周泽楷先生,你是不是。。。认识‘我’?”
周泽楷拼命点头,却也注意到这是个疑问句。“不记得?”
知道真相的死神坦然地点点头“是的,死神是没有生前记忆的。你是我生前的友人?看来我们关系很好啊。”周泽楷却摇摇头:“是恋人。。。”

“这就有些难办了啊。。。”死神小声嘟哝,其实对他来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早已可有可无,恋人算什么,血亲也不足以让他惊讶,性别更是无所谓,他的观念和普通人不一样,他没有生命,对什么都不太有兴趣。“要不要换个人看看,有这层关系可能会让我不太好处理。”
“不。。。”哪怕不记得,只要是你就好了。
“好吧,”死神无奈地让他坐到桌前的椅子上“那现在我们进入工作时间。信息我们都核对过了。请问———你有什么愿望没有完成?”也许和“江波涛”有关吧,他这样想着。
周泽楷的眼睛亮了亮,却以更快的速度灭了下去———一副苦恼的模样。死神在心里叹了口气“想不起来吗?”
“嗯。。。。”周泽楷依旧是盯着他看,语气倒是带着点委屈。
死神看了眼时钟“这样吧,正好我要下班了,去你生前喜欢去的地方看看吧?”说着从桌上一摞资料里抽出一本黑色笔记,又在笔筒里抽了支黑笔。拍拍衣服下摆,一副就差周泽楷点头的样子。
拿笔记本的时候,他错过了周泽楷眼中闪过的狡黠。“好。”

“‘我’是个怎样的人呢?是不是像我现在这样?”路上死神跟周泽楷闲聊。
“很温柔。。。会帮我。。。很喜欢。。。”不擅表达的周泽楷还在努力为爱人寻找形容词,死神却突然插话“到了。”

周泽楷和江波涛的家,或者是,周泽楷和江波涛生前的家。二层的复式公寓,江波涛选的,还有个小花园。当年无比幸福的往事现在却像把刀子,一下一下地刺向周泽楷的心脏。熟悉,但更痛苦。
一旁的死神发现他的不对劲,适时打断“唔。。是这里吧。进去逛一圈?万一看到什么就想起来了。”
“嗯。”
其实他不太想进去,里面有太多太多回忆,太多江波涛留下的痕迹。三年中他无数次徘徊在生与死的界限间,支撑他的是江波涛临死前说的想让你活下来。
江,对不起。他默默的想。
死神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响起“你看看有没有什么你特别怀念的东西?这里搜查过没有的话,下一站是游乐园哦!”

江波涛以前最喜欢去游乐园,房子附近就有一个,这也是江波涛当初看上这间房子的原因之一。
不过,不是这里。。。三年过去,江波涛留下的书籍还在原处,盆栽几天没人打理,但依旧生机勃勃,他们的合照也没有落灰。但更多的却已褪色或掉落,这里不是,也不会是他的眷恋之处。

“那去游乐园吧。”死神这样说着。

11点,游乐园早已关门。白日的辉煌更衬出夜色下的孤独,像他,也像死神。

周泽楷对这里也很熟悉。
江波涛总是以各种理由拖着不爱出门的周泽楷来玩。
他们在拐角的冰淇淋店买过很多次冰淇淋,偶尔用周泽楷的脸帮老板吸引一下顾客;在终点的许愿池许下在一起一辈子的愿望(尽管三年前就知道不可能实现);他们也曾无数次在烟花的映照下,摩天轮到达顶端时亲吻。
可是现在这些听起来就像个笑话,不好笑的笑话。

江波涛离世后,冰淇淋店的老板会乐呵呵问平时和你一起来的小哥怎么不来了?然后又在他的解释中沉默,塞一个冰淇淋给他,说你们很照顾我生意,这个送给你,之后周泽楷每次来,老板都会送他一个。在之后,周泽楷就没再来了,他怕自己会哭。
可那又有什么用呢?江波涛已经不会回来了,永远不会。
就像现在,死神顶着江波涛的脸,眼里却没有他熟悉的温暖。那么熟悉,又那么陌生。

周泽楷摇摇头“不是这里。”
死神有些苦恼“你这样也不是办法呀,总要找到吧?没有了吗?”
“再想几天。”
“唔。。。这样,你要是实在想不起来的话,可以先跟着我几天,三天之内想不起来,就只能消除记忆了。可以吗?”
“嗯。”

周泽楷开始看死神办公。看他处理桌上堆积的文件,接待和周泽楷一样的人,聆听各种各样的愿望。
“和我的亲人道别。”死前没来的及告别的人这样说。
“告诉我的家人我爱他们。”没来得及把所有爱给家人的年轻父亲这样说。
“对亲人说我没有怪他们。”因亲人疏忽死去的少女这样说。
。。。。
“想和爱人再走一次故乡的小路。”车祸死去的年轻人这样说。 周泽楷想起来了。

他一把抓住死神的手“我想起来了!”然后在死神惊讶的眼神中让他带自己去他和江波涛的家。

是这里啊,我怎么忘记了呢。

江波涛喜欢出门,喜欢游乐园,喜欢带周泽楷一起出门,也喜欢散步。
你喜欢的事我怎么能忘。
你出事哪天的景象我怎么能忘。
明明在那三年中机器鸣叫的声音像梦魔般环绕着他,还有你,逐渐冰凉的体温和医生口中的,请节哀。
节哀?!你让我怎么节哀?!你们说手术能成功!所以我放心地等在外面!!你让我节哀?!

那天他记得不太清楚了,后来方明华告诉他,他们到的时候,他像一个疯子扯着医生的领子,他从来没见过周泽楷那么暴躁的模样。

死神沉默地站在一旁,过了一会儿才开口“所以,是这里吗?”

周泽楷看着这条仿佛没有尽头的小路“对。”
“车祸在前方100米处,你的愿望是和江波涛走完。但是由于是这条道路上出的事,所以你不愿意回想,导致你找不到自己是吗?”死神说出自己的推测。
“嗯,可以吗?”
“江波涛是不可能和你走了,不过我倒是可以。怎么样,你愿意吗?”死神笑嘻嘻地向他伸出手。
周泽楷也笑了笑,拉住他的手“江。”
“小周真是厉害,什么时候看出来的?”
“黑色笔记本。”
“你知道呀,怎么不说出来?我还以为藏的很好。”
“等你。”
“唉,连小周都开始给人下套了。”江波涛装模作样地摇摇头,一副很失望很委屈的模样。
周泽楷自然知道爱人的性格,弯下腰亲亲他的额头,又摸摸腰,一脸正经地吃起豆腐。江波涛都快给他逗乐了。

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绕了回来。
此时夕阳的余晖照在他们身前,小路仿佛铺上一层光,美丽至极。 像曾经周泽楷和江波涛没能牵手走过的红地毯,而现在他们相伴走过了这段最后的时间。 周泽楷的愿望,完成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求赞求评论啊各位小天使!!!
我都这么不要脸了求你给我个评论好不好!!!
【此人已疯

评论(12)
热度(59)

© 云未散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