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

周江叶蓝真爱/方王双花韩张不拆/不接受安利
aph淡圈/耀菊/米英/露普
HP哈德/GGSS/ADGG
魔道/一拳/龙女仆圈地自萌
不定时更新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没有文笔没有逻辑,写文纯属自娱自乐
现沉迷全职,坚定的皮吹蓝吹王吹
也爱吹温宁
话痨

 
 

【周江】只念当初

①没有文笔,没有逻辑。
②极度ooc,渣渣渣请注意。
③BE,分手/一方死亡/自杀情节请注意。

周泽楷坐在冰凉的地板上,低着头。

手边掉落的手机还执着的亮着微弱的光,白色的版面上黑色的大字格外明显,像是在嘲讽,又像是在惋惜。

【今日9:50飞往伦敦的飞机失事,乘客无一幸存。】

他还记得,前天他提出分手时那人僵在嘴角的笑容;发机票照片给他时聊天框中带着解脱的语气;今天早上他去送行时他的一举一动。他都记得,记得关于江波涛的一切———哪怕现在已经毫无用处。

可自己又是站在什么立场去缅怀的呢?友人?前男友?我明明是害死他的人啊。
客厅里,手机的光亮早已熄灭,周遭一片黑暗。周泽楷却感到奇异的安心。他在黑暗中不需要任何伪装,把自己深深地藏在臂弯里,无声的哭泣。

方明华很清楚周泽楷放不下江波涛,在江波涛出事后更是整天担惊受怕。生怕周泽楷一个想不开就去找江波涛。

可一个人要真是一心想死,怎么能阻挡呢?方明华知道不能放周泽楷一个人,又想不出什么好办法。
江波涛本来和他关系就好,飞机失事他自己心里也不比周泽楷好受。

但开导这事儿吧,真要说起来,他们自己就没走出来,要去安慰比他们受伤更深的人,说不安慰出问题都没人信。
最后方明华只好给周泽楷分了间双人宿舍,又把性格比较活泼的孙翔安排给他。想着孙翔这个性格应该不会出事了。

没想到还没过几天他就收获了一个哭得喘不上气的孙翔。
方明华满脸复杂地听着孙翔一边哭一边说江波涛对他的好,一米八几的小伙子愣是哭得比小姑娘还厉害。
可再怎么哭,再怎么想,再怎么说。。。江波涛也不会在早上打开他的房门,一边笑一边告诉他要起床晨跑还给他留一份小笼包。

其实孙翔这种情况还算好的,毕竟只和江波涛相处了两年不到。吴启他们,都是和江波涛有着五六年交情的,还是同宿舍,感情深的多。
三个大老爷们请了三四天假躲在宿舍里哭。不仅如此,连听到江波涛这三个字都能红了眼眶。
这要放在以前,哪能不笑?可现在出了这种事,连哭都要哭不出来了。

周泽楷手里拿着小刀,静静地看着热水越升越高,听着浴室里哗啦哗啦的水声。

不久,他关好水;又在手腕上划了数十道长痕,细小的血珠不断冒出来。然后他坐进浴缸,看着一丝丝红雾飘上来,逐渐染红一片。
周泽楷觉得他似乎能感受到生命力不断流逝。可是他一点也不害怕。
为什么呢?
大概是因为死掉之后可能会与你重逢吧。

他不知道江波涛死亡的全部过程,但他总觉得十分可怕。两年来他做过无数个噩梦,醒来满身汗。梦里都是江波涛痛苦的声音。
飞机刚坠海的时候,确实是有可能还有生还者的,可江波涛不会游泳,他一直是个旱鸭子。
这样想着,周泽楷突然打了个寒颤。他死得多痛苦?没人知道,那些挣扎和临死前的绝望,也不会有人明白。
但是现在,周泽楷也快要死去。
至少,能明白一点点了。。。周泽楷觉得自己的思想越来越缓慢,江波涛也是这样吗?
最后的世界中,周泽楷好像在满室雾气中看到了熟悉的身影。

可惜时光走了那么远,你我早已天人两隔。
只念当初两个少年郎,爱一人便献上一切。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纯属瞎写,没有文笔也没有逻辑。
最后两行我瞎编的。为了这个文艺的题目。
其实一开始只是想写冰凉的地板,后来突然想到一纸薄薄的机票,便把那人带往遥远的大洋彼岸。觉得很文艺,最后就写成了这个玩意。。。。

评论(5)
热度(45)

© 云未散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