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周江】限定目标

①架空背景/杀手设定/异能力。
②私设炸裂,全程ooc,渣到飞起。
③没有文笔,没有逻辑。


【上】

待到夜幕降临,这座城市的阴暗面才悠悠转醒。
某条鲜为人知的小巷内,炫彩的霓虹灯闪得晃眼,而夜店在播着放荡激情的音乐,一副十足的禁区模样。但是再往里走一段就不一样了,中间那段路是没有路灯的,不太宽敞的巷子里蹲着几个不怀好意的人,或是抽烟,或是盯着别人的口袋不放。他们身后的门因为破旧而晃动,发出“吱吱呀呀”的声音。这里是黑市的情报交换点,行走于黑暗的怪物用金钱提高存活的可能性。
最后是巷子的终点,和前面一样古旧的木门,却关得严严实实。当然只是表面现象,这栋破败的屋子底下是萨瑞城最大的任务基地,负责整个城邦的任务发布和回收,可以说是蜘蛛网的中心点。整个城邦的罪恶都收集在这里,它像一团巨大的阴影盘踞在深深的地底、平地上的行人并不会发现的深谷中。
撕开表皮后,里面是吵闹的人群,昏黄的灯光,空气中弥漫着过分浓烈的熏香。来来往往的人身上,都戴着数字徽章,这是“等级”,数字越大,能接到的任务越难,报酬自然跟着往上涨。
打扮成酒保的员工有条不紊地为他们分派任务,十个人立在十个吧台前,与身前的顾客交谈着。这些人的影子交错着,织成一张纷杂的网。

跨进任务基地的第一秒,江波涛就发现了被挤在5级队伍里的孙翔,他被三个壮汉拥着往前走,双手止不住地向上伸,似乎想表达什么却无法发声。那三个壮汉一脸的黑气,就像在脸上写了“我不是好人”一样 。他们一看就知道只是看起来壮,孙翔却没有还手,江波涛有点好奇地观察着,没有注意一个已经来到他的身后的人。而等他觉得不对劲的时候,已经迟了,那人毫不犹豫地抱住他,冲进了贵宾等候室,并带上了门。
“小周,警告一次。这里人太多了,不许在这。”江波涛拍开周泽楷企图行不轨之事的爪子,想出去让孙翔把那三个人解决了给他研究。还没走到门口,就被周泽楷拉到沙发上压住。那双暗紫色眼睛此刻紧紧地盯着江波涛,让他有些喘不过气,但很显然的是:江先生并不想在这里做,他看了看地上的地毯,拉住周泽楷搭在一边的手,把周泽楷压在地毯上,然后迅速起身,开门关门利索得很,留周泽楷一个人瘫在地上感叹江不爱我了。

没一会儿,有人开门进来了。他有些疑惑地看着地上的周泽楷,然后递给他一份文件,周泽楷起身接过,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:“方哥,江变了。”
方明华没听他的,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点来点去,也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:“谁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,小江没打你算好的了。快点看任务,我等会要去陪媳妇买衣服,没时间处理你俩的感情问题。”
方明华的明面工作是医生,挂名轮回底下的私人医院,实际上却是管理层人物,基本上什么事都得经过他和江波涛的手。这里并不是指周泽楷没地位,纯粹是懒,不想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。

这次他接的是一个普通的任务,S级,杀掉一个涉嫌贪污的议员。非常典型的案例:什么是不能摆上明面的任务的标准解释。之所以周泽楷这些人可以做,是因为他们已经没有公民证了,讲明白点,就是对于家人,社会来说,他们已经死了。
就拿江波涛来举例,他的葬礼举办在大教堂,由他德高望重的父亲主持。十年前的那天下着雨,江波涛和周泽楷混在一群打着伞的黑衣人中,隔着教堂的彩色玻璃去看里面扭曲的影像,圣洁的白色花朵环绕着棺材,沉重的钟声为稚气未脱的少年敲响———而江波涛本人在黑夜的笼罩下,与光明作伴。
周泽楷就是他的光。

—————TBC
有点语无伦次的感觉



24 Feb 2018
 
评论(4)
 
热度(37)
© 万川去野 | Powered by LOFTER